欢迎来到ccc29.com网,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。请记住我们的网址:zjyl120.com。ccc29.com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

摘要: 盲人背后的艰辛你真的不懂......

“我努力挣钱,就是不想放弃重见光明的机会!” ——盲人按摩师陈生


 “以后眼睛能看见了,会不会对你们的工作有影响呢?”


“如果能和正常人一样,我就不干这行了!”陈生开心的往凳子上一坐,恬然一笑。“我做这行都十几年了,很累很厌倦,每天晚上都要熬夜!”


听完陈生的回答,罗清礼教授心中的疑虑终于得到了正解,担忧的心情也因此舒畅了不少。明明治好了患者的眼睛,他却还在担忧?这又是一个怎样的故事呢?


01

 人物名片::陈生(化名)  27岁 盲人按摩师 


罗清礼教授为陈生复查


02

人物名片:刘俊(化名)  21岁  盲人按摩师


罗清礼教授为刘俊复查



因先天性白内障

他们的世界正一步步被黑暗吞噬


今年27岁的陈生(化名)和21岁的刘俊(化名)是一对好哥们,也是很多年的同事,他们有着共同的职业——盲人按摩。是的,他们是盲人,因同样的原因致盲——先天性白内障。


先天性白内障多在出生前后即已存在,或在儿童期内罹患。白内障能导致婴幼儿失明或弱视,失明儿童中有22%~30%为白内障所致,是一组严重的致盲疾病,严重影响儿童的视力发育,已成为儿童失明的第二位原因。


陈生和刘俊便是其中两位,对于这两个正处于花样年华的男子来说,偌大的城市,充满焦灼感的生活,每次走在拥挤的人群里,总觉得整个世界在慢慢地被黑暗吞噬……


罗清礼教授为两人看复查报告


“近两年来,我慢慢觉得眼前有雾,看东西越来越模糊,到最后连走路都看不见了!”一种难以形容的悲伤,迅速在陈生的胸口蔓延。没发病以前,他和正常人一样,骑车、跑步、打电动……时移世易,人生难料,二十多年后,他的病情终于还是“原形毕露”了。


相对于陈生而言,刘俊的情况更加糟糕,“我从生下来就从未看清过这个世界,感觉很遗憾却很无力!”因患有先天性白内障,刘俊几乎丧失所有视力,一直生活在模糊不清的世界里。由于家庭贫困和健康用眼常识的匮乏,没有得到及时有效的医治。


“我一直幻想自己能看见的那一天,要读很多很多的书,做很多很多的运动……”此时此刻在刘俊的脑海里闪过很多场景,涌出很多想法,心中五味杂陈。


认真努力工作

立志挣钱治好眼睛

 

“我从12岁就开始做按摩师,一直想着挣点钱把眼睛治好。”十多年的工作让陈生有了一定的积蓄,他开始四处求医。“成都很多大医院我都去过,有的说不能治,有的说效果不好……”起初,陈生抱着很大的希望寻找能为他带来光明的医生,可现实总是很残酷。


四处求医失败后,陈生的世界仿佛淤积着一个发酵出浓郁沼气的沼泽,被人拼命咀嚼,但终究没能被消化,黏糊成一团。


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,就在他决定放弃的前一秒,“你去找成都华厦眼科医院的罗清礼教授,看看他有没有办法,如果他说能治好应该就没问题!”终于在一名同行医生的口中得知了成都华厦眼科医院的罗清礼教授,这又一次点燃了陈生的希望。


陈生像罗清礼教授咨询疑问


听到这个消息万念俱灰的陈生瞬间信心百倍,“我马不停蹄的就来到了成都华厦眼科医院,果断挂了罗清礼教授的号!”感觉到我的靠近,他慢慢转过身来面向我,没站起来,但是脸上立马呈现出既激动又克制的表情。


四处寻医无果

终在成都华厦找到了光明


罗清礼教授,是国家顶级眼眶病专家,知名白内障专家,一级专家,成都华厦眼科医院业务院长。在他的治疗和帮助下重见光明的患者数不胜数,当然陈生也不例外。


“他是典型的先天性白内障,由于眼底发育不好,眼睛会渐渐看不见。”罗清礼教授通过超声乳化系统手术将陈生眼底的白内障吸除,再通过双眼晶体植入的方式帮助他重见光明。


“虽然还不能达到正常人的视力,不过现在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!”复查的时候,陈生特别关心自己眼睛目前恢复的情况,不停地追问罗清礼教授。


罗清礼教授为他俩解惑答疑


“罗老师,我打牌的时候才发现左边眼睛没有右边眼睛看得清楚,这是为什么呢?”提出疑问的是陈生的好哥儿刘俊,刚刚做完治疗一个星期。刘俊得知陈生治疗效果不错,因此也来找到了罗清礼教授。

 

“你们两个都听好了,眼睛的恢复需要一个过程,要记得按时复查,按时服药……..”罗清礼教授一边开药一边叮嘱他俩平时不要用眼过度,“切记少打牌、少熬夜、适量玩手机!”一连串的叮嘱像是在认真嘱咐自己的孩子。


陈生和刘俊对罗清礼教授进行轮番疑问轰炸后,笑嘻嘻的离开了,看着他们的背景,想到刘俊说现在都可以打牌了,我们衷心的祝愿他们今后的生活更好。

 

记者手记:

“罗老师,他们是做盲人按摩的,您把他们治好了,他们会不会失业呢?”


“啊?我….这个我没有想到……”


“呵呵,和您玩笑呢!我看其他按摩店也有很多正常人在做按摩工作!”


采访罗清礼教授的那天,我出于开玩笑、活跃气氛的情况下问了这个问题,没想到让罗清礼教授一脸的担忧和为难。原以为我的只言片语能起到安慰作用,没想到他一直将这件事挂在心上,直到他亲耳听到两位病人的回答才笑颜逐开。

往期回顾

1.【揭秘】古人近视背后的真相!


2.七夕真的不是情人节 别再撒狗粮了!


3.关灯后玩手机易得青光眼?


4.全国著名眼科专家吴护平教授莅临我院指导干眼诊疗工作


5.患先天性白内障21年 他终圆复明梦